沙叶新:我的微博短文
2011-09-18 21:31:17
  • 0
  • 1
  • 268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微博短文

9月18日          报载朱总讲话:“如本届政府都是‘好好先生’就对不起人民”,似有所指,这不便说,我只问:如无“好好先生”,有无“坏坏先生”?中国党政不分,良宇、希同政治局委员,也是政府领导,他们是上届坏坏先生,本届呢?如无“好好先生”,有无“好好畜生”?如有“坏坏先生”,还有没有更“坏坏先生”呢?

9月16日          昨一微博和谐,从此:改变立场,专事颂扬。赞颂祖国,讴歌吾裆。只能隔靴,搔点小痒。如若小骂,要帮大忙。或写八卦,闲适文章。风花雪月,蝴蝶鸳鸯。今日饭局,昨夜麻将。七姑八姨,里短家常。或着封笔,袖手一旁。只是上网,绝不翻墙。只打酱油,绝不围观。国家事儿,管个他娘。只怕吾性,难以更张。

9月14日          秦始皇死,防皇子争位,故秘之。直到扶苏自杀,胡亥等大喜,李斯乃策划假传圣旨,立胡亥为二世,同时宣告始皇驾崩。领导人去世,为权争秘而不宣,吾国早有传统。权争一辈子,已死,尸体还作权争工具,死都不得好死,还假装活着,多受罪!死者无死之权,百姓无知之权,悲夫!这使人很牵挂被静养的那位。

9月12日         菲欧娜丈夫死于911,她说:“这噩梦永难结束,将伴我一生。但我可选择态度来对待。我选择宽容,放弃仇恨。”令我感动。黛西的丈夫是美伊斯兰领袖,他们都热爱美国,911后他们构建穆斯林和西方以及各宗教之间的桥梁,反恐主和,相互包容,为此受到误解打击甚至生命威胁,但坚持至今。这才是真正穆民!

9月12日          回答华文社副社长李红强先生提问:我为国内同胞的苦难当然也哀伤哭泣。并有实际行动。但能力有限,做得不多,不够,我将继续努力。我的努力有时可以到达需要帮助的人之手,有的根本达不到。中国的现实使我深感做好人难,做好事难。但我不屈不挠,尽量做到"对人类的苦难怀有痛彻肺腑的悲悯。"并有行动!

9月11日           911不久,我在京参加民族文学会议。午饭时,一回族女作家为911欢呼。极为兴奋说炸得好。我偸泣不已。死去的是美国民众,异国的父老兄弟。他们是无辜的。我亦回族,怎无她那冰冷坚硬的心肠?饭无法下咽,我难过离去.翌年我在纽约特去遗址悼念。鞠躬默哀并替那女作家忏悔,因我相信她的人性总会复苏。

9月11日         讣告:我前天的微博“天问1·共同富裕”被和谐。但我不流泪,绝不悲伤,依照中国传统,丧事要当喜事办。我打算开个庆祝会,请大小几十个五毛党,面带笑容,热烈鼓掌,大跳《忠字舞》高唱激越昂扬的红歌《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,爹亲娘亲不如五毛亲”以代替悲苦凄清的哀乐,拒收花圈,可收魔力花篮。

9月11日         天问1:共同富裕可能吗?目前绝不可能。资源不共享、市场不共享、权力不共享、信息不共享……没民主,不自由,设党禁,锁新闻,被代表、被主人,灭人权,弃宪政,少数暴富,多数贫困!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,无一专制独裁之国有共同富裕之可能!目前体制下,你不和当权者共同贪污,便必然独自生活困顿。

9月8日         我指天为证:在任何压力前,在任何迫害时,在任何诱惑下,在任何招安中,只说实话,不说空话;只说真话,不说假话;只说人话,不说鬼话;只说民话,不说官话;只说我话,不说襠话。我绝不说三个戴錶的老话,我绝不说五个绝不的绝话。宁愿说笑话,宁愿说黄话,也不说患毬嗜暴的疯话,不说C CTV的神话。

9月6日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喜音乐,曾为德彪西写文章和姚文元辩论,大跃进时我还谱过曲。听曲只要听得懂并感动我的我都会喜极落泪。我问一作曲家,你听曲会感动吗?他说听多了不了,如今听的只是技法。我不解,我不因看戏多了就不感动,写戏更会感动,自己不感动怎么感动观众?我和笔下人物总同情互动。顺便发张我外孙女照片。

9月5日          我晨5时半起,按摩半小时。午睡1小时。下午4时敲打胆经及体操20分钟。5时健步走半小时,晚不论冬夏冷水浴10分钟。我14岁生脑炎,68岁患胃癌,如今尚能饭。亦能写、能读、能游、能聊,能哭、能笑,乃数十年坚持运动使然。此外心态要好,幽默、乐观、决不生气,也不悲伤。热爱家庭、友人、需要帮助的人。

9月4日          在美半年,除写作还读小说:阿仓《迷谷》、毕飞宇《推拿》、于仁秋《请客》,陈某《盛世》、李凡纳利《伊斯坦布尔的幸福》(因回国未终卷)回上海两月读袁小平《三分之一的灵魂》、冒陈忠实之名的伪作《鹿野泪》。正在读王周生的《生死遗忘》。很高兴我还在读,还在学习,谢各位作者给我的启发,即便伪作亦让我思考。

9月4日           7岁外孙女贝琦的短文《玛丽亚的记忆》:“玛丽亚5岁时,妈妈给她买了泰迪熊,好可爱。4岁时,奶奶送她一条丝巾,真漂亮。3岁时,她在海滩拾到一个贝壳,真好玩。2岁时,她画了幅画,很美丽。1岁时,她有只杯子,她最喜欢……所有美好童年的事,都在玛丽亚的记忆中。”她现在在美国,我非常非常想念她。

9月3日        我6岁外孙女贝琦的诗,《阳光》:“谁都没抚摸过阳光,更别说你和我了,当树叶发光的时候,我知道阳光到它那里去了/谁都没抚摸过阳光,更别说你和我了,当我身上暖洋洋的时候,我知道阳光来和我作伴了/谁都没抚摸过阳光,更别说你还我了,当小河亮晶晶的时候,我知道阳光在小河里洗澡了。”天才?

9月3日          英国长寿哲人罗素说:“有三种单纯而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,那就是:对爱情无法抑制的渴望,对知识永不停止的追求,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心肺的怜悯。”他80多岁还在爱还在读写和救援。当过捷克总统的剧作家哈维尔说:“活在真实中!”此话不假,此人也不假。这二金句影响我后半生。录与粉友共勉之。

8月31日           一时冲动,要为卡赖写戏,粉友鼓励,竟当真了。若有制作和投资,真可一试。兴起,填《江城子》以抒怀:“老夫聊发舞台狂,左卡王,右赖相,恩怨情仇,粉墨着戏装,为报倾城诸粉友,亲编剧,看沙郎。 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。脚本杀青,导演我来当。悲喜荒诞参玄想,欢笑后,复哀伤。”

8月29日          卡赖“情事”议论纷纷,我不问事实如何,只问能否入戏?此事特别之“奇”就特别可“传”,“传奇”也。这题材可遇不可求。博友怂恿我一试。我有想象力,否则写不出《江青和她的丈夫们》和《孔子耶稣和披头士列侬》政治作为背景,主要写人,人性,欲望等等。如有制作人,投资人,真的不妨一试。如何?

8月28日        卡扎菲爱恋赖斯?国籍、种族、肤色、宗教、信仰、文化各异。尤其政治对立,这无缘无故的爱可能吗?卡这样的独裁者,在感情上也是“独腹心思”?在利比亚革命浪潮中,在卡扎菲行将灭亡时,爆出这样的八卦,实在使革命有了娱乐性,使炮火有了香水味。如卡扎菲出自真情,那爱可以超越一切?真可写出戏。

8月28日         开启微博已10天,竟有八万粉丝,受宠若惊,感愧莫名!于是写一七绝,聊表心意:“偶有闲情写博文,从无俗趣见官绅。不为权力歌功颂,字字言言献庶民。”

8月20日         终于写完《打开天窗说亮话》,4千字,写了十天,如绣花,如熬粥,慢工出粗活还是细活?如孤芳自赏,便是绝活;如内视反听,怕是烂活。文章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。我只知我说了真话,讲了狠话,我还知会有人献花,也会有人拍砖,一由网友评论。此文这两天发在我的博客上,见《博客中国》网,欢迎搜读。

8月19日          艾芜居然在缅甸参加过“共产主义小组”,中国有如此牛的作家吗?他流浪异国,厕身底层,与挑夫马夫鸦片贩盗马贼为伍,做过杂役店伙教师编辑,活到88岁,有这样丰富经历和漫长人生的作家的作品能不好看吗?他的人生和作品都有传奇性。花城出版社出版他的文集,可先读他的《南行记》,会迷住你,我信!

8月18日        盲人和导盲犬过街,被撞而死,来至天堂。天使谓需赛跑,胜者上天堂,败者下地狱。主人诺。赛时,主人慢行,犬亦慢随之。至天堂口,主人令犬继续前行,即转身飞向地狱,犬亦转身狂奔。始终随扈。天使彻悟,曰,吾差矣,此二灵魂乃一体,不分离。沙曰:天使亦有俗眼,何况人乎?故评人论事切勿自以为是。

8月17日          好久没哭,下午看视频《老兵》,泣不成声。仵德后是台儿庄战役敢死队队长,是将军级别的抗日指挥官,2007年去世,享年96岁。60多岁回到故乡,妻与父亲已去世。他说他这一生对得起国家,但对不起家和妻。我恳请博友们看看此片。懂得什么是爱国,什么是英雄,什么是奉献,什么是牺牲,什么是人生价值……

8月16日        刚才发的《小重山》首句之“载”为“栽”之誤。另,因复旦要出龙师诗词全集,使我想起龙师待我之厚。故公布此词以纪念他。绝无自炫之心。相反非常羞愧,虽然龙师对我颇期许,还带我去周谷城先生家,让周先生看我的习作。但我真的不算龙师好学生。写得不多,也不好,辜负了他。他对我有赞誉,也有批评。

8月15日         我曾赠龙师《小重山》词:“半世载花体亦香,引来蜂与蝶,绕身旁。满天桃李万千行,飞鸿至,日日送芬芳。 有幸列门墙,视同亲骨肉,授词章,密云龙好胜琼浆,永难忘,一盅得先尝。”但没完篇,后四句为龙师亲笔补加。“视同亲骨肉”亦为他所改。词后龙师加注:密云龙为宋代名茶,东坡特以待秦少游者。

8月15日           师兄徐培均告知,复旦将要出版龙榆生先生的诗词全集,问我有无龙师给我的信件和诗。记得有过,但文革中散失了。但我的诗词作业本几乎每一篇习作都有龙师的批改和点评。师兄说非常珍贵,要我提供。诸位博友如有龙师的诗稿和文稿,或有此信息,请提供,与我联系,或电告徐培均先生:021-64571889,谢谢。

8月14日         先后发了两首诗、两对联、两首词,本想陆续再发两首曲,两个笑话,两段喜剧,两句读书格言,两段名人名句,两位教授开场白,两个演员报幕词,每天“两个”,都属于私人话语。可我最近在写《打开天窗说亮话》一文,说的是7·29开天窗之事,是公共话语,正义和良心驱使我不能失语。写累了,要睡了……

8月13日        我本俗人,爱好自然,不故作高深,不擅长古雅,只能以本色示人。为人、为文、为诗、为词,亦如是。我所追求乃一“真”字。为人、为文、为诗、为词,更如是。以其真,方可善,进而美。宁可真俗,绝不假雅。我常告诫自己:莫自视其高,多贬抑自身。身段低微,才可仰首敬人,才能抬头向学。 切记、切记。

8月13日        我学诗词时,曾向龙师表示,尽量少用古代词汇,最好平白如话;尽量合乎格律,但不因此害意。尽量写出的是古典诗词,但一定看出是今人写的。而后一点最为重要,思想、内容、意境、词语,一定要有现代感,这是因为一切文学艺术都要从生活出发,而且是从作家的现实生活吸取写作素材和艺术养料。龙师首肯。

8月13日        刚发的两首词,是成都一博友的要求。所以拿出献丑。也请批评,我的诗词老师是词学大师龙榆生学生,我每有作业,都得到他的评点,多有赞誉。使我不敢不认真从事。平仄对仗等规则,大概没问题,内容及诗味如何,不敢妄说。我一生爱好古典诗词,这是龙先生的栽培,我对他非常感恩。明天在发两首曲。

8月12日      浪淘沙:一瞥永萦怀,一笑难猜,娉娉嫋嫋一裙钗。萍水相逢何处去?不见重来, 寻觅立高台,注目前街。方才她忽现芳阶,欣喜若狂忙去会,认错香腮。 南乡子:西子最情长,邀我沙郎接到杭。吩咐湖山忙打扮。梳妆,立遣花开遍地香。西子莫慌忙,浓妆不必便淡妆。杭纵柳长难系我。天堂,怎及金陵我故乡

8月12日  昨两首七绝,今再发两联,一书房联:“识字清风盈两袖,笼沙明月伴孤窗。”(我书房的清风不是不识字,是识字的,可和我一同乱翻书。笼沙之沙指我,出自杜牧诗“烟笼寒水月笼沙”“笼”即笼罩,有照顾保护之意。)二禅意联:“落叶三思方坠地,夕阳一瞥便沉山。”(人生的犹豫和决绝。)请评论,谢谢!

8月11日      开通微博,想写一“微剧”以自贺,正在构思。先发两首绝句旧作,以开场:一、《自报家门》:“姓沙性散已成盘,属兔从无狡窟三。我本闲云舒卷久,爱山乐水畏高寒。”二、《邀云请山》:“隔江山峻彩云开,相看凭窗两不猜。常邀彩云来做客,青山何不过江来?”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